師大  |  教育基金會
難忘天緯路2號
時間:2015-05-28 10:02:05    作者:系統管理員    點擊:0


難忘天緯路2號

                                                 張得友


1951年我被保送至天津河北師范學院地理系學習,每當想起那段幸福愉快的大學生活,總是激動不已。入學的時候,正是新中國著力發掘教育資源,頻頻進行院系調整,急速培養社會主義事業建設人才的歲月。

河北師院,位于天津市天緯路2號,解放前稱河北省立女子師范學院。雄偉壯麗的三層教學大樓(稱北大樓)是這所學校的標志性建筑。在她的前面,有一方面積不大卻花壇錯落、綠樹成蔭,磚砌甬路通向四面八方的“秀珍”校園。校園左側是一座內置一個籃球場的體育館及體育系教學用房的二層樓建筑。她也是學校的大禮堂,學校開大會,重要慶典活動都在這里舉行,也是周末或節日舉辦文娛演出、學生舞會的場所。校園右側也是一座二層樓建筑,這里是學校辦公、圖書館所在地。

最為令人難忘的是學院那從上到下,從內心到行動的為建設新中國,為辦好人民大學所迸發出的巨大熱情和工作干勁。人們忘我工作,不懼艱辛,在國家經濟還十分困難,辦學條件、生活條件都非?!袄Ь健钡那闆r下,人們沒有退縮而是仰難克艱,堅持逐年增加招生名額。當時,各系只有數得清的幾位老師,好多系連教研室用房都沒有。地理系創辦人鄧綬林老師三十多歲年紀,每天精力充沛地忙著系里的領導工作,還兼著課。他住在元緯路一個“大雜院”,距學校較遠,我們每天都能看到他在學校忙碌的身影。留學法國的葛以德老師,聞訊新中國成立,立即乘海輪遠渡重洋回到國內,已經在地理系任教。當時地理系是三年級學生5人,二年級學生十數人,到我們這一屆,合并入天津師院地理系的學生十數人達到了二十余人。有些課開不出來,鄧老師就從天津市的高校,科研院所和專業單位聘請人來任課,如測量學,地質學,天文學等。為了拓寬學生的知識面,還從北京地理研究所請專家來作專題講座。

在那條件幾近艱苦的建校初期,人們選擇了寬容和接受。各系,各年級學生合班上大課幾乎成了“通例”。公共外語課(英語、俄語)自不必說,其他如中共黨史、聯共黨史、政治經濟學、教育學、心理學,有一段還開了語文課,都是各系,各年級同學合在一起上大課。我記得在北大樓地下一層的一間教室里,中共黨史課是由在民國時期女師學院中文系的地下共產黨員戴錦綸講的,她曾被捕,天津解放時組織護校。聽著她講課,我心里肅然起敬。

學生的住宿,有著和聽課相同的特點:各系各年級學生合住大通間宿舍。我入學時是和數學系、美術系的同學住進伙房北邊一個能容六七人的房間,現在還能記起有的同學的名字。而之后,幾乎每到寒暑假都要調整學生宿舍。幾年之中,我的同室校友幾乎遍于全校各個系。這也有好處,大家相識相知,更便于大家相互學習相互交流。

師院學生的學習,生活情形,可以用“團結緊張嚴肅活潑”八個大字來形容,而且達到了豐富多彩的境界。每天早晨的早操就很有興味:先是整隊跑步,接下來是做廣播操,再接下來是跳集體舞。同學們一邊口唱著某一舞曲作為伴奏,一邊隨著節拍手舞足蹈,所跳的舞多為蘇聯流行的集體舞以及我國新疆的舞蹈。我們剛從農村來的學生,哪里有過這樣的經歷,一開始都是手忙腳亂,笨手笨腳,想避而逃不及,早有高一二年級的哥姐們跑過來連拉再拽地教你練習,而無法逃遁。不過,跳上幾日也就能跟上大家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了。

下午的課外活動是一天中另一個興奮點兒。師院在正門對過,即天緯路路南有一塊在天津寸土寸金的城市中面積還算不小的操場。每到下午體育活動時間,這里跑道上,籃球場、排球場上便擠滿了人。有關“勞衛制”的標語醒目地刷在圍墻上。除了班級間自發的比賽外,這里還經常有校際間或其他級別的賽事舉行。這里成了同學們健身和觀賞體育賽事的好去處。

一星期的緊張學習之后,星期六晚上的文娛活動和交際舞會,真能讓你過上數個小時的文藝欣賞和親自參與的癮。在晚會上,音樂系和體育系師生是主角。晚會上,音體兩系交替表演。音樂系的獨唱合唱,樂器的獨奏合奏,民歌戲曲,一個比一個精彩,而體育系的蒙古舞,馬刀舞,哈薩克舞,粗獷豪放,驚天動地,能夠贏得更多的掌聲。熱烈的鼓掌聲歡呼聲震蕩在體育館中。節目之后,該是“群眾”參與的時刻了。體育館里響起了銅鼓聲和舞曲聲了??烊?,慢三步,快四步,慢四步,一支舞曲剛走,又一支舞曲響起。人們多起來了,就開始擁擠了。那才叫“人頭攢動”呢。整個體育館在旋轉,人們陶醉在旋律中。我們沒有參加的意思,只是好奇,說是去“看看”。不行啊,團支部號召大家去跳。于是會跳舞的哥姐們又上陣了,拉起你就跳。啊,踩著伴舞腳了。沒關系,人家不在意。一段學步之后,終于自己上場了。我最喜歡節奏快,旋轉急的快三步。

學校的伙食真不錯。除了“早點”的精致典雅——熬得極好的大米粥或小米粥,二三碟精美的小菜,一兩一個的又香又甜又筋道的小饅頭,都盛放在洗得凈光的碟盤中。中午的飯菜更是達到了豐盛佳肴的水準了:通常是幾葷幾素,每道菜都要做到“有名有姓”,色、香、味、形,樣樣至善至美。原因一是國家雖在經濟恢復時期仍盡其所能拿出了大量金錢來讓學生們吃好,另一個原因是師院有一批烹飪水平很高而又肯于奉獻、肯于實干的師傅。其中的劉師傅都能用英語和人交談。我聽了不禁嘖嘖稱奇,也為自己趕上這樣好的學習環境和好的用餐食堂而慶幸。

在飯廳,還有兩件事讓我難以忘懷:一是用餐時的口頭“廣播” ;一是我曾參加過學生辦伙食。當時,飯廳是一座東西向很長,南北向較窄的的房子,沒有播音設備,團組織、學生會或個人有什么事需通知一下,怎么辦呢?就利用大家集中吃飯的時候,請一位聲音洪亮的男同學高聲一呼。效果還不錯。經常為大家喊話服務的,就是我們地理系的秘際韓同學。他身材高大,聲如炸雷,還是學生會生活委員,三言兩語,如某某社團幾時幾刻在北大樓前開會;去某地參觀的某系某班,下午幾時在校門口集合,簡明又快捷就把事情通知到人們的耳朵里。后來,一名地理專修科的同學也想過一過“吼聲癮”,也去喊話,結果總是比秘兄稍遜一籌。

學生參加辦伙食,讓人感到新鮮。一次,我有幸參加辦伙。五六個人領頭者之一是歷史系三年級的劉明瑞,他是天津人,辦過伙食。我年紀小又無經驗,就甘心打個下手。辦伙是一周時間。記得我們早晨騎著三輪車到菜市場買菜,買回來交到食堂,也不耽擱學習時間。辦伙食也有競爭性,看誰辦得好。星期六是辦伙食的最后一天,一般都要把省下來的錢在這一天花完,所以多數情況下這一天的飯菜比平常都要更好一些,人們管這叫“打牙祭”。我參與辦伙食也有一種虛榮感,就是不愿叫同學們說我們這一周伙食辦得不好。周六這一天,總愿聽到對我們這一周的贊譽聲?!按蜓兰馈币贿^,自己也感覺肩上的擔子立馬輕下來許多。

在天緯路2號的回憶還有很多。怎么能只有上述的一些呢?她給了我太多的關愛和滋養。河北師院是一所有著光榮革命傳統的學校,女師時期就涌現過郭隆真、劉清揚、鄧穎超等一批革命先驅。我們受到了革命傳統熏陶,明白了一個樸素的真理:前人為我們打下了根基,我們作為幸福的一代,只有繼承他們的革命精神,才不愧為新中國的一代大學生。

后來,我們班有三名同學被送往外校業務進修,為將來地理系的發展提前備師資力量,我是其中之一。當我從北京地質學院進修完畢,已經是1956年了。這一年,數、理、化、生、地、體各系遷來石家莊。學校通知我直接到石家莊報到。也是8月份,我來到了方北村西、槐底村北的石家莊師院新校址。一至五號宿舍樓已建成,地理樓、外語樓、物理樓、化學樓已經建成,一二三四飯廳及家屬院甲乙丙丁樓已經完工。多么宏大的新校園??!令人神往和憧憬!河北師大從天津天緯路走來,她的發展壯大我全親歷了!我衷心祝愿她在新的世紀里為祖國培養出更多更優秀的人才!


河北師范學院的學生合影





版權所有©2013河北師范大學校友會    冀ICP備18011017號-3

技術支持:載馳科技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国模欢欢炮交啪啪150P,国产区图片区小说区亚洲区,色费女人18毛片A级毛片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