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  |  教育基金會

校友文苑

當前位置:首頁>>校友文苑
深切懷念敬愛的鄧大姐
時間:2015-05-28 14:12:32    作者:系統管理員    點擊:0

深切懷念敬愛的鄧大姐

                                                 馮  燁

我曾多次受到鄧穎超的親切接見和關懷,這是我一生中莫大的幸事:記得我第一次見到鄧大姐是在重慶的八路軍辦事處。1940年秋,抗日烽火正濃,當時還是國共合作共同抗日時期,然而,就在這國家存亡的危難時刻,國民黨反動派卻掀起了反共高潮。為了保存黨的力量,在白區工作的共產黨員,在黨的領導下有組織地轉移到延安和前方。我當時正在廣西救亡日報社工作(我是前不久從郭沫若同志組織的戰地服務團撤退到廣西救亡報社工作的),經廣西八路軍辦事處領導的批準,擬讓我轉移去延安。與我一路同去的還有勞動婦女戰地服務團的胡瑞英和陳凱同志。

在出發前,廣西八路軍辦事處的負責同志石磊(又名曹瑛)和陸銓同志找我們談話,再三叮囑我們要一路小心,并說我們的組織關系已轉到重慶八路軍辦事處了。我們告別了救亡日報社的同志們,搭上了去重慶的汽車,過72灣險要公路后經綦江到重慶。到達重慶后,我們方知1941年1月7日國民黨反動派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我們冒著特務監視的風險,去紅巖村尋問重慶八路軍辦事處。當時我和胡瑞英同志身穿旗袍,留著短發,手挽著手,沉著地朝前走。這時引起特務注意,他們狂叫著說:“這是女八路!女八路!”正好這時有一位臂上佩戴著十八集團軍臂章(這是八路軍辦事處的番號)的戰士在門口的井邊打水,我們上前告訴他我們的來意,他當即把我們領進院內,招待處的陳超遠和陳均處長接待了我們,讓我們住進了紅巖村八路軍招待處。

住下不久,鄧大姐在八路軍辦事處親切地接見了我們。她知道我原是昆山郭沫若組織的戰地服務團的成員后非常高興。這個戰地服務團原是周恩來同志和鄧大姐親自領導下的一個地下組織。她對這一組織的一些地下黨員特別是女黨員都很熟悉。鄧大姐詳細地問了我們一路上的情況,我們向她匯報了路途經過情況后,她關切地說:“你們的組織關系已來了多日,但總不見你們的到來,我很擔心!很著急?,F在形勢很緊張,怕你們在路上出事,現在安全來到了,我就放心了?!焙髞?,陳處長組織我們進行時事學習。在這期間,我們在辦事處小禮堂聽了周恩來同志作的重要形勢報告,主要內容是揭露國民黨反動派陰謀制造“皖南事變”的真相,以及新四軍與其戰斗的傷亡情況。我們聽了后都非常氣憤和悲痛,更加堅定了對敵斗爭的決心和勇氣。周恩來同志還說,《新華日報》已被國民黨封閉了,辦事處人員要分散,要做好和敵人斗爭的準備。這是個緊急動員報告,這個報告告訴同志們,現在形勢非常緊張,國民黨反共反人民破壞團結,向人民開刀了。周恩來同志做報告后不幾天還親自來看望我們。后來鄧大姐又找我們談話,她說國民黨已封鎖了去延安的路,你們已不能直接去延安了。但你們可以去找在重慶郊區的朝鮮義勇隊的金大隊長,和他聯系,與他們一起去河南,找洛陽八路軍辦事處,讓他們幫助你們到太行山根據地再去延安。我們按著鄧大姐的指示,去重慶北郊區,在一座院子的平房里找到了金大隊長和他的夫人,商談了跟隨朝鮮義勇隊一起去洛陽的事。他們同意帶我們一起走,并讓我們裝扮為朝鮮義勇隊隊員,把名字改為朝鮮人的名字,我的名字改為金海燁。

接著,我們把與朝鮮義勇隊聯系的情況向鄧大姐作了匯報。在我們將要離開重慶八路軍辦事處時,鄧大姐又關切地對我們說:“你們的組織關系已轉到了洛陽八路軍辦事處,去洛陽的路上你們要裝扮成朝鮮人,在路上要少說話,千萬不要被國民黨發現。一路行軍要特別小心,提高警惕,注意安全?!碑敃r,國民黨特務已把重慶八路軍辦事處包圍了,鄧大姐為了我們安全轉移,特派周恩來同志的小汽車,把我們送到朝天門碼頭,下車后我們隨即乘渡船去江北和朝鮮義勇隊集合,開始了去洛陽的行程。

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的一段日子里,鄧大姐在百忙中多次接見我們,同我們進行了親切的交談,在斗爭極端復雜的環境下,不顧個人安危,為我們安全轉移到太行解放區,親自出面作了周密的安排和聯系。她那種無微不至的關心和愛護青年干部的真摯情感,深深地感動了我們這些年輕的女共產黨員,我們將永遠感謝我們敬愛的鄧大姐。

1986年6月13日,在河北師范大學80周年校慶的大喜日子里,鄧大姐不顧年老體弱,抱著對母校的深切感情,來河北師大參加校慶活動。時隔40多年,她竟還沒有忘記當年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的我這個年輕的女干部。鄧大姐向前來參加校慶的原河北省政協主席尹哲同志打聽我的情況。尹哲同志高興地告訴鄧大姐,說我就在河北師大工作。鄧大姐聽了十分高興,當即提出要在校慶大會開始之前接見我。在省、校領導的安排下,我幸運地在省體育館大客廳再一次地見到了敬愛的鄧大姐。鄧大姐緊握我的手,親切地對我說:“我聽說你在河北,見到你很高興!”對鄧大姐的關懷,我深表謝意!我激動地問鄧大姐,是否還記得當年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幾次接見我們的情況?鄧大姐說:“記得,記得,過去的事情我記得很清楚。我還記得你們戰地服務團的蘆英、蘆玲等人的名字……”談話間校慶大會開始了,我和鄧大姐的秘書攙扶著她走到會場的講臺,并拍下了和鄧大姐合影的珍貴照片。

今天,鄧大姐雖和我們永別了,但和鄧大姐相處的那段難忘的日子,卻歷歷在目,永不能忘記!她那種對青年干部熱誠愛護和極端關懷的高貴品質,永遠是我們學習的楷模,她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鄧穎超大姐(右二)接見馮燁(右三)

版權所有©2013河北師范大學校友會    冀ICP備18011017號-3

技術支持:載馳科技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国模欢欢炮交啪啪150P,国产区图片区小说区亚洲区,色费女人18毛片A级毛片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