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  |  教育基金會
中華赤膽一書生——夏傳才
時間:2015-06-08 10:13:43    作者:系統管理員    點擊:0

中華赤膽一書生

                                   ——記著名學者、河北師大文學院教授夏傳才先生

楊雅坤 辛龍凱

夏傳才,男,1924年生,安徽亳州人,中共黨員,河北師范大學教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原中國詩經學會會長,曾任全球漢詩總會名譽理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名譽顧問,中國屈原學會顧問,河北省文學學會顧問,河北省詩詞協會副會長。主要著作有《詩經研究史概要》《詩經語言藝術》《二十世紀詩經學》《十三經概論》《思無邪齋詩經論稿》《古文論譯釋》《曹操集校注》《曹丕集校注》。

在一個冬日的下午,我們拜訪了夏傳才教授。夏先生很熱情,親自給我們開門,并招呼我們坐下。落座以后,先生就給我們講起了他的求學經歷。

夏傳才出生在一個城市貧民家庭,父親為了維持一家的生計,賣過菜,磨過豆腐,在商店當過伙計,母親終日幫人縫窮洗衣,把掙來的銅板一個一個地積攢下來供他讀書。小時候,夏傳才曾讀過五年私塾,開始學“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這樣的童蒙詩,后來學習“四書五經”,由于古文深奧難懂,年齡幼小的他一時難以理解背誦。有一次,他因為沒有背過古文而被老師責打,放學回家后,細心的母親發現孩子受傷的小手,心疼不已,她把兒子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心口窩,眼中含淚。夏傳才深深體會到母親對自己的關愛,下定決心好好讀書。上中學時,有一次因買不起規定的白球鞋,他被擋在了校門外,自尊心受到傷害的他哭著跑回了家。這時的母親已經病重不起,被肺氣病折磨得只能趴在床上,看到哭泣的兒子,母親用顫抖的手從床鋪下摸出一件東西交給了父親,父親解開層層包裹,看見了三塊銀元,父親責怪母親為什么不早些拿出這些錢為自己買藥,母親只是擺擺手,讓父親拿錢去買鞋。沒多久,母親就病逝了。

夏傳才在江蘇讀初中時,由于家境貧寒,他只有考取班級前三名,得到獎學金充當學費,才能繼續自己的學業。為此,他絲毫不敢懈怠,不僅功課門門優異,為了更多的爭取學分,學校組織的各種比賽活動如珠算、作文、演講、工藝、劃船等,他都參加。在一次征文比賽中,他獲得了全區第一名,正是這次經歷,使他對寫作產生了興趣。艱辛的生活使他養成了自強不息和力爭上游的性格。他的中學時代正值“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后期,民主、科學思想廣泛傳播,從那時起,夏傳才就立志要為建立一個“民主、博愛、自由”的新社會而奮斗。

1937年底,南京淪陷,夏傳才所在的江蘇省成為了抗日的前線。年僅14歲的他,身體還沒有槍高,但他卻勇敢地走向了抗日戰場,參加了第五戰區戰地服務團。他表演抗日話劇,演唱救亡歌曲,在戰壕里為士兵代寫家書。受戰地服務團中共產黨人的影響,他開始如饑似渴地閱讀現代革命文學和蘇聯文學,并開始學習創作詩歌。

武漢會戰后,戰地服務團被解散,夏傳才流亡到了西北大后方。正在其生活窘迫,走投無路之時,幾位初中同學幫助了他。一次偶然的機會,這位有志青年又得到了國民黨重要將領胡宗南的賞識,得其資助,他被保送到專為流亡學生設立的學?!獓⒌谖逯袑W。在高中期間,他組織抗日文藝活動,參加民主運動,練習寫新詩,其根據徐州會戰突圍的經歷和體驗寫成的三百五十行長詩《麥叢里的人群》在西北大后方大報《國民日報》副刊《生路》以全版篇幅發表,當時的他年僅16歲。

目睹了西北大后方國民黨政權的腐敗,夏傳才對當時的政府十分失望。他投入了學生運動,在一次爭取學生權利的斗爭中,他和自己的同學一起,穿著粗布衣服,穿著草鞋,打著標語,到街上游行,作為學生代表和政府談判,斗爭取得了勝利,但不久,他被國民黨逮捕入獄,被關了兩個月,自己的高中學業也就此結束。出獄后,由于成績優異,他直接考上了當時的西北聯合大學。由于受國民黨當局的監視,他在上了一個學期之后,不得不秘密逃亡,自己的大學學業也不得不終止。

為了躲避國民黨的調查,夏傳才在寶雞縣隱姓埋名,過著幾近蟄居的生活。1942年,他離開寶雞,輾轉到了上海,在上海期間,他半工半讀,完成了大學學業。1944年10月,由于參與策動偽軍某部20000余人起義,他被日軍逮捕入獄,在獄中受盡威逼利誘而不屈。1945年,日本投降后,任第十戰區《中原日報》特派記者,他放棄了中法文化協會給予留學法國的機會,千方百計到達解放區參加革命工作。

新中國成立后,夏傳才被分配到大學任教。本來想研讀《詩經》的他卻被分配講俄蘇文學,不久,他編寫的俄蘇文學講義受到了《文藝報》的批評。再后來,他又被卷入五十年代的政治漩渦之中,受到了錯誤的批判,被打到了社會的最低層,開始了長達23年的監禁流放生涯?;貞涍@段經歷,夏先生說:“這23年中我有三大收獲,一是鍛煉了身體,高強度的體力勞動增強了體質;二是磨練了意志,不怕苦,不怕死,逆來順受而志向不改;三是閱讀了馬克思主義經典而終身受益”。

1979年,夏先生接到平反通知,即將重獲自由的他心潮澎湃,徹夜難眠,在赴京落實政策的前夕,寫下了《蝶戀花·赴京前夕》一詞:“舞劍月前人未老。引吭高歌,白發人年少。老妻挑燈補戰袍,雞鳴重上京華道。何必再提傷感事,重展旌旗,四海笙歌起。鼙鼓急催跨征騎,個人恩怨東流去!”,正像這首詞里描寫的那樣,重新回到工作崗位的夏先生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了教學和科研中,全身心地開始了對《詩經》的研究。

夏先生和《詩經》結緣是在1941年。當時,他為了躲避國民黨當局的監視,輾轉到了寶雞,過著隱姓埋名的蟄居生活。寶雞是抗戰的大后方,遠離戰火,遠離塵寰,環境相對安定,加上被當地悠久的周代始祖文化和樸素的民風所感染,心生思古之幽情,產生了研譯《詩經》的想法。在讀《詩》的過程中,他發現郭沫若先生的《卷耳集》好多地方不符合原意,于是想自己試著翻譯《詩經》,后來由于政治原因,學譯《詩經》的事情不了了之。他被監禁流放到內蒙古高原后,

妻子放棄在大城市優越的工作,來到他身邊陪伴他度過了那屈辱而艱辛的歲月。妻子的到來使他有了一個可以看書、寫作的“家”,妻子帶來的存書,使他研讀《詩經》的夙愿開始在茫茫的草原一點一點地實現。1979年平反后,當時學術界關于《詩經》學史的研究基本上是空白的,胡適先生認為千年《詩經》研究的歷史是一本爛賬,初學者無從下手。夏先生卻認為有跡可考,有規律可尋。于是他開始了《詩經研究史概要》一書的寫作,并于1982年出版。由于這是第一本討論《詩經》學史的著作,出版以后,他的這部著作在學術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得到了學界同仁的肯定,被許多學校定為研究生的必讀書目。此后,他又出版了《詩經語言藝術》一書。這部著作也受到了廣泛歡迎,在大陸初版就發行了三萬冊。此書還在臺灣被多次翻印。

除了上述兩部研究《詩經》的專著外,他還在海內外刊物上發表了多篇有關《詩經》學的論文,并為多所高校講座。他的這些論文和講稿后來集結成《思無邪齋詩經論稿》,于2000年出版?!抖兰o詩經學》于2005年出版。

除了作《詩經》的研究外,他還發表過《詩經》學之外的文章數十篇,集結為《思無邪齋文鈔》,于2002年出版。在古籍整理方面,夏先生還出版過《曹操集校注》和《曹丕集校注》,主編《建安文學全書》,列為國家古籍整理項目。他的《十三經概論》在國內外有五種版本(包括韓文譯本、港臺繁體字本),《論語講座》《詩經講座》印量都在萬冊左右,對《論語》的解說已由香港特區編進高中課本?!妒浉耪摗肥潜贝?、南大、山大、曲師大博士生必讀書。

對于自己的學術成就,夏先生認為自己讀的書少,成果還很粗疏,學術水平不高。他說:“我已經喪失了23年的時間,必須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白發斑斑的我,再不出成果,就來不及了,我有時間的緊迫感?!?998年,夏先生在臺北突發腦出血,搶救及時,一個星期后,回到大陸,頭上的繃帶未除,他又開始寫書了。也有人問先生這樣癡心于學術為的是什么,他回答:“我研治古代文獻的根本目的是為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我們有光輝燦爛的民族文化傳統,她是我們偉大民族延續、自強、凝聚的力量源泉。我畢生追求民族復興、國家富強,愿意用我的余生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竭盡綿薄?!睂怅幍恼湎Ш腿瓐髧某嘧又?,支撐著90歲高齡的他仍然筆耕不輟,堅持寫作。最近又出版了《詩經學大辭典》,獲國家出版基金、十二五重點圖書、國家2012—2025辭書出版重點項目。

夏先生從事教學科研60余年,桃李遍天下。他對學生充滿了愛心,循循善誘,平易近人,為社會培養了不少棟梁之才。他希望年輕人多讀書,希望學生超過老師,他說:“‘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是大自然的規律,只有學生超過老師,我們的科學才能進步,只有一代比一代強,我們的民族才有希望”。


版權所有©2013河北師范大學校友會    冀ICP備18011017號-3

技術支持:載馳科技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国模欢欢炮交啪啪150P,国产区图片区小说区亚洲区,色费女人18毛片A级毛片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