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  |  教育基金會
文學評論家——馮健男先生
時間:2016-09-28 12:34:46    作者:系統管理員    點擊:0



                                             馮健男先生在河北師范大學圖書館



文學評論家——馮健男先生


馮健男(1922—1998),男,湖北省黃梅人。中共黨員。1949年畢業于北京大學西方語言文學系。1949年參軍南下,歷任中南軍大廣西分校宣教干事,中南軍區《戰士報》、《解放軍文藝》編輯,張家口地區文聯、河北省文聯干部,河北師范大學中文系系主任、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

曾任中國新文學學會副會長、河北省文學學會會長。196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專著《作家論集》《作家的藝術》《創作要怎樣才會好》《東山少年》(兒童文學集)等。編著《荷花淀派作品選》、《馮文炳選集》,主編《晉察冀文藝史》、《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藝思想史略》等?!蹲骷艺摷帆@河北省首屆文藝振興獎。

從20世紀50年代初到90年代末,馮健男一直活躍在當代文學評論領域。他的批評視野是廣泛的,不僅對同時代的作家如梁斌、孫犁、周立波、柳青、趙樹理、丁玲等人給予重點關注,一評再評,而且對一些不大為人注意的作家和詩文,如聶紺弩《散宜生詩》,茅以升《別錢塘》,以及被人遺忘的詩人石民等給予關注和研究。馮健男長期在河北省工作,對河北省的文藝工作充滿感情。新時期以來,他以極大的熱情關心著河北文學和河北作家的成長,先后對鐵凝、陳沖、賈大山、韓映山、何玉茹等作家的創作發表評論。在他早期的文學評論中,對孫犁的評論是一個高峰。由一組文章合成的《孫犁的藝術》,用詩話一般的優美語言論述了孫犁的詩一般的小說、散文以及作家的藝術風格。他的批評得到了作家的認同。孫犁說馮健男的文章“識見醇正”“時見精彩”,行文有時“具筆削之功”,“得剪裁之當”。馮健男對梁斌《紅旗譜》的評論曾引起過廣泛的爭議,也因此產生了很大影響,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晚年,他對現代名家所寫的詩詞進行比較系統的研究,其中包括毛澤東、柳亞子、董必武、陳毅、郁達夫、田漢、老舍、趙樸初、胡喬木、聶紺弩、魯迅、葉圣陶、鄧拓、茅以升、劉海粟等。
   馮健男是一位具有很高理論意識和修養的批評家。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他發表了一系列關于文學批評的理論文章,對文學批評實踐中的具體問題進行梳理,如《談文藝批評》一文對文藝批評的主題、標題、借鑒、引證、復述、舉例、細節、比較、文采等問題進行規范,這是對文藝批評基本功的要求。同時他還發表了《文藝批評的性質和職能》《文藝批評的形式》《關于更新文藝批評和研究方法的問題》《文藝批評的思想標準》《文藝批評的“細節”》等文章,基本構筑了一個文學批評的理論體系。這個體系以馬克思主義文藝批評思想為基礎,同時也滲透了中國傳統的批評精神和方法,以及他在此基礎上創新性的批評經驗。
   馮健男文學批評思想強調的是寶貴的實事求是的精神。他認為這是一個優秀的評論家所需要的,無論在什么條件下,都應始終堅持“好處說好,壞處說壞”的批評原則,秉筆直書,知道就寫,不知道不硬寫。他在批評實踐中也是這么做的。有人建議他寫廢名評傳,因為廢名是他的叔父。1937年抗戰爆發以后,廢名回到家鄉教書,直到抗戰勝利。這一段時間,廢名對青少年時期的馮健男先生產生了重要影響。1946年,北京大學戰后第一次招生,馮先生報考北京大學西語系,被錄取。廢名也重返北大任教。這樣,叔侄二人一同離鄉北上。一個在北大教書,一個在北大讀書。試想還有誰比他更適合為廢名作傳呢?然而他卻說:“我寫不了這個。一因其人其文難懂,二因資料不足,寫不出,豈能硬寫?這是大不敬,我不為也?!痹诔霭嫔绲募s請下,他寫了散文式的回憶錄《我的叔父廢名》,卻不以“評傳”冠名。他說:“廢名是我的叔父,我就寫我的叔父怎樣待我;廢名是我的先生,我就寫我的先生如何教我,廢名說他是哲學家,是佛教徒,這是我不懂的,我就不說什么;廢名是文學家,我就說我所知的這么一些事體”。他的廢名研究為人們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觀察視角。
   馮健男文學批評十分關注文學的想像性和形象性問題。他對毛澤東詩詞闡釋的重點都在這方面。甚至他臨終前口述的一篇文章還是《文學的想象》。正因為如此,他的文學批評也具有鮮明的抒情性和形象性。他分析作品和復述故事,不喜歡用理論的語言進行抽象的概括,而是注意呈現原作品的畫面。他經常用中國傳統的意境美學,在如詩如畫的意境中展開對作家作品的評論。
   馮健男主張“對具體的批評對象作具體的分析”,對于作家,他不是簡單地用同一公式去要求,而十分重視研究作家的創作個性,并反對把不切實際的“標準”強加在作者頭上。例如有人批評孫犁“回避生活中的尖銳矛盾”,“表現生活面窄小”。馮健男當即指出:“因小見大正是他的長處”,故事篇幅和題材有時是小的,但”精神世界卻不小,甚至深遠和高大”。對于作品,他力避主觀武斷。他尤其注重文學批評中的“細節描寫”。他說:“如不抓住細節,在‘宏觀’之中作‘微觀’的研究,就難以作出中肯和真切的批評
?!彼J為提倡“細節描寫”,是糾正文藝理論批評公式化、概念化的一項有效辦法。

   馮健男的文學批評形式是多樣化的,他反對模式化的文藝批評。他在《談文藝批評的形式》一文中說,有人認為文藝創作要講形式,文藝批評有什么形式可講呢?他認為,文藝批評的形式應該是多樣化的,而不是單調的。他介紹了諸如論文、政論、書評、劇評、影評、概評、評傳、隨筆、書信、序跋、詩歌、詩話、詞話、評點、對話等多種批評形式。他自己也是這樣實踐著的,他的批評文章形式多樣,不拘一格。
   《馮健男文集》的出版,是中國文學批評界的一大幸事,它使讀者得以窺見一位當代文學批評大家的風采,使馮健男留下的文學批評遺產得到傳承和發展。


版權所有©2013河北師范大學校友會    冀ICP備18011017號-3

技術支持:載馳科技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国模欢欢炮交啪啪150P,国产区图片区小说区亚洲区,色费女人18毛片A级毛片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